三月时节,景区迎来了最寂寞的春天,不少景区民宿和餐饮都在盼着疫情结束。经营困难,是目前旅游城市酒店和民宿面临的普遍问题。几家民宿老板表示,自1月23日以来,零住客的情况已经持续了44天了。如何才能开源节流?不少民宿主不约而同都想到了一个办法——长租。

零住宿44天的民宿

  疫情冲击之下,各地出台交通管控措施,人们居家隔离,各类旅游产品也被相关部门紧急叫停,旅游业受到严重影响,民宿自然也不能例外。

  那么,民宿在这场疫情影响下,损失究竟多大呢?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,江苏苏州昆山周庄古镇、浙江嘉兴西塘古镇、浙江湖州德清莫干山以及云南大理等景区民宿发现,虽然这些地区已宣布对外迎客,但景区民宿、餐饮依旧没迎来客人。接受采访的四家民宿均表示,从1月23日至今44天民宿零住客。

 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景区民宿,城市民宿也有不小的损失。据城市民宿品牌掌宿联合创始人二掌记载的自1月21日以来所经历的事情,可见其在疫情的冲击下带来的损失:

  1月21日,大年二七,运营后台反馈,近两天接到超过50多个取消退款订单

  1月22日,大年二八,掌宿南京地区超过40%、北京地区超过35%的订单被退订

  1月23日,大年二九,退订率持续攀升

  1月24日,大年三十,退订率达到最高峰,近80%的订单被退订

  1月25日,大年初一,春节假期内绝大部分订单被退订

  1月26日,大年初二,2月份几乎所有订单被退订

  1月27日,大年初三,2月之后能被退订的订单全部被退订

  据二掌粗略统计,2月份短租房源空置率达到95%以上。开源节流,成了时下民宿主们的共同心愿。节流,缩减人力成本和办公成本;开源,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“长租”的生意。

进军长租,民宿主亏本试水

因为在短租的人里面,不乏有长租需求人士存在,加之他们之前住过这些房子,已经形成了一定认知。

  在北京工作的民宿主大奥歌,在损失了十几万之后,和几个民宿房东抱团自救,认为转长租可能是较好的出路。最终通过朋友圈发布转租消息,大奥歌的房子很快被预定。

“市场价在6000元的房子,我们4500元就租出去了,因为前期投入了很多装修和家具成本,事实上仍旧是亏损,即便亏损大家也想把房子租出去,放在手里风险太大。”

  为了尽快脱手,大奥歌和其他民宿主们把价格降到最低,基本上是以成本价转出。大奥歌说。

旗下200多套民宿,全部低价长租。

  而掌宿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,大年初一掌宿内部宣布,大年初九,掌宿公众号正式对外发布了《民宿求援:200套网红民宿限时低价出租》的公开信,其中承诺:我们为大家提供高于市场品质、低于市场价格的精品公寓,免中介费、免网费、免物业费、免卫生费。还配有齐全的酒店用品和消毒服务,甚至承诺不满意可以无责解约。

启动民宿房源中长租的项目计划等。

  与此同时,途家和小猪、爱彼迎也紧随其后发布相应举措,在疫情期间减免业者线上系统佣金,

民宿转型,长租市场买单吗?

  其实,在这次旅游业振荡中,并不是所有的民宿主都是“零住客”。还有些城市民宿除了民宿业务外,长租业务也占了很大一部分的比重。因为租期时间,长租业务受此次疫情的影响较小,所以也能为民宿主分担一定的压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