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  1951年冬天,北平冷得像个大冰窖。汪曾祺拖家带口挤在东单三条一间小屋里,这会儿他还不是家喻户晓的美食kol,会做的菜也不多,据友人回忆,现在被奉为美食届头号带货达人的汪老先生,彼时饭桌上“经常只有一荤一素”,要是喝酒,就再加一盘花生米。

  但是汪曾祺对美食的热枕不容置疑。如果赶上饭点去他家串门,常能撞上他在灶前忙活,夏天是各种凉菜,到了冬天,就围着煤球炉子琢磨砂锅菜。

  那年冬天汪曾祺在家捣鼓“酱豆腐肉”,具体做法无处可考,只知道是一道砂锅菜,煤球炉子上坐一口小砂锅,风门留一条细缝儿,不紧不慢炖上半天。